像中国这样的国家,经济处于长期的增长通道,而增长的很大动力来自于重型化投资,其必然呈现的景象是:财富的增长与货币的泡沫化为并生性现象。所以,如何利用货币的杠杆效应,放大自己的财富,是为个人财富增长的第一要义。对于一位有可持续收入的人来说,无论他是开出租还是在摩天大楼里当白领,咬着牙维持一定的家庭负债是必须的,在我看来,50% 到 70% 的负债率是安全的。“既无外债也无内债”,是一种“家庭犯罪”。你看古人造这个“债”字,便是“一个人的责任”,在商业社会中,一个敢于负债的人,其实是一个敢于对未来负责的人。

当货币的杠杆效应被激活之后,一个人的财产性收入在家庭收入中的比例就会逐渐提高,而这一比例正是告别屌丝、从工薪阶层向中产阶层递进的台阶。如果一个家庭的财产性收入与职务性收入各占一半之时,财务自由的曙光便可能出现了,而当前者占到绝大比例之后,你就会摆脱对职业的依赖,越来越自信,开始考虑如何过一种自己喜欢的生活。